李建国

拉二的试妆tut


(对不起法老的盛世美颜....






深肤色是好文明!!(发自内心的呐喊

第一次板绘tut

朋友生日画的tut

“最长情不过陪伴。”

(不知道为什么小黑一脸慈祥的老父亲(。))


小黑的衣服到啦tut
一波不是很走心的试妆tut

有没有小天使出安迪啊ಥ_ಥ

记录一个脑洞

一个突然想起的场景脑洞
考完试尝试画一下tut

【地板上有打翻的棋盘,
散落各处的卡牌,
堆叠在一起的衣服,
一个无辜的牧师和一条输不起的龙。】


以及考完试就更完坦诚以待!(立完Flag潜行(不


【wow黑白王子】坦诚以待 (wrathuin NC-17)

冷cp的自娱自乐tut

假如拉希奥8.0真的加入了联盟?

一切想象建立在小黑龙新版本加入联盟的背景

希望之前的推特剧透能成真otl给暴雪爸爸跪下了tut


人物:拉希奥/安度因

分级:NC-17

Ps.文中有一小部分关于繁衍后代的神奇对话…不喜慎入tut

ooc请见谅【鞠躬】

 

(一)

  当安度因·乌瑞恩抱着文件推开房门的时候,拉希奥正以一个舒适的姿势陷在扶手椅里,专心致志地举着一块达拉然奶酪松饼往嘴里送。几乎在安度因进来的同时他抬起了头,仍没有停下咀嚼的动作,塞满食物的鼓鼓的脸颊挤出一个笑容表示礼貌,让安度因差不多确信只有一条龙才能做出这么“反人类”的表情。与此同时一些饼干碎屑沿着拉希奥戴着手套的指缝掉落在光滑的丝绸面料上,这个毛躁的细节令安度因心里也莫名焦躁起来。

  “拉希奥。”安度因快步向前把文件叠在盛松饼的盘子旁边,低头看着正在享受食物的黑龙王子,开门见山地发问:“你为什么不参加联盟议会呢?你应该清楚作为联盟的一员,在寻求庇护的同时也需要履行应尽的义务。”

    拉希奥终于把松饼全部咽了下去,但他并不急于立刻接话,以一个(自以为)颇为优雅的动作执起冒着热气的茶壶倒了杯茶。茶杯里浮起的白色烟雾让黑龙原本就发光的深红的眼睛更加醒目。

  “亲爱的安度因。”拉希奥终于开口,面带微笑,语调平滑。“正如我的身份即便现在仍然让大多数人心存疑虑,我对于我的盟友的大部分观点也,”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一个合适的词语,“不以为然。我明白议会上每位成员都有发表言论的权力和自由,所以我也很可能控制不住地——”他又停下来,低头喝了一口茶,然后有点犹豫地补充道:“嘲讽。”

    安度因轻哼一声坐在茶几另一边的椅子上,目光不满地盯着盘子里剩余的几块饼干,对于无法立刻反驳拉希奥的话语感到挫败,尽管他相信那些话里一定有几处需要纠正的地方。他抬头看向黑龙红色的眼睛:“你总是这样!拉希奥。事情不是有机会改变的吗?逃避面对其他成员的现实,这对于他们改变看法无济于事。况且,如果你真的有不错的想法,所有人都会重视的。”

    安度因心想他的语气和神情一定很严厉,因为黑龙的表情明显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拉希奥皱了皱眉,注视着杯中漂浮的茶叶,好像那些叶子被施过魔法,会自动拼成他想知道的答案。

  “不,不,安度因,我的计划失败了两次。两年间我在不同时空保持探索…坦诚而言,我不确定哪条路一定是正确的。”他的声音轻柔了一点,“如果你,或者说联盟需要具体的帮助,我会去做的,我保证。”

   每当拉希奥用流畅的话语和自信的姿态试图安慰他的时候,安度因承认他毫无办法。或许这是黑龙的外交技巧——安抚人心。拉希奥从不吝惜他的赞美,对那些于他有利的冒险者们。允诺丰厚的报酬,描绘壮观的前程,诱使他们前赴后继为他奔走效劳。并且通常情况下拉希奥都会兑现诺言,而不是个仅仅放空头支票的商业骗子。这大概是他独特的魅力所在,而安度因无疑是最能体会这一点的人。拉希奥乐于向他献殷勤,对于履行他的承诺也相对热切——除了他们最后见面的那一次。那场审判不是愉快的回忆,他当然不会忘记,但也不打算记仇。正如分别时所承诺的,拉希奥确确实实与他重逢了。更重要的是,就在刚才安度因发现拉希奥开始承认一个自己无法解决的谜团。圣光啊,这令他出乎意料,甚至是惊喜,并且足以平复那些毛毛躁躁的情绪。

  “谢谢你。”他对黑龙报以微笑,倾身取了一块松饼靠上椅背咬了一口,味道不错。显然拉希奥也观察到了这一点,嘴角上翘恢复笑容,并把目光重新投向手中的茶杯。

    这种安静的氛围维持了一分钟左右。“所以,作出决定了吗?”拉希奥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安度因愣了两秒,反应过来拉希奥在询问他议会的结果。他叹了口气,仰头看着会客厅的穹顶,尽量让语气显得轻松一点,“圣光在上,还没有。噢,谢谢,拉希奥。”他接过递到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似乎真的有助于表达。“泰达希尔的焚毁太让人震惊了,多数人支持战争,如果必要的话。我们需要为联盟争取权利。不过,奥蕾莉亚和图拉扬带来了新的盟友!至少是个好消息不是吗?”最后那句话更像是安度因在安慰自己。“嗯…拉希奥。今天还提到了一件事。”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神态仿佛马上宣布的消息才是重点:“关于暴风城王后的。”


TBC


几个黑白王子的表情包w

过几年再度入坑....以前怎么没发现黑白王子这么好吃【大哭

咸鱼表示只会画表情包【躺

顺便这儿偶尔玩玩语c,小窗话多还撩,可能不能秒回但绝对不弧,在磨小黑龙的皮w想扩一个心爱的小王子qaq

我自己上下皮都比较随意,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是喜欢小黑龙不怕被粘的安迪就行w

对对戏聊聊日常一起打游戏都行!

做你的专属黑龙坐骑【。

扩列2430494075欢迎戳我qwwq

P2是之前看到有太太画了安迪版的边缘试探(超可爱),所以就想着画一个实力作死(划掉)拉希奥版的qwq

 
 
 


一千五百米范德范大刀2号

和专德联戏@菡萏落 我的伯爵超好看!!暴风赞美

1.伸手拭去雕像边缘的灰尘,我同往常一样站在神的面前计划着明日。不知缘何我习惯于夜里走进这座荒芜的教堂祈祷、思考,仿若这里一切都在低语,诉说一个遥远又熟悉的故事。
月光从破碎的窗棂过,苍白冰冷如同生锈一般透着淡淡的血腥味。窗外的乌鸦蓦地叫了一声,惊碎了黑夜,和一地月光。
习惯于黑暗的感官告知我来者并非寻常——脚步声轻盈优雅而又冰冷决绝,带着腐朽每一寸所经之地的强大力量。那种气息和这座教堂一样,遥远又熟悉。
伸手握住外衣口袋里的左轮手枪,拉低帽檐转身,不动声色地注视黑暗中的身形在月光下逐渐清晰。
午夜的钟声响起,猛烈的风从窗洞呼啸而入,卷起地上枯萎的花瓣和暗红色的披风,他的神色优雅又不可一世,如同一株高傲的玫瑰。
不得不承认,他的形象很完美,然而美并不永远是宽恕的理由。
敛起听到话语时一闪而过的疑惑向前走了一步,抬头注视对方带着笑意的面容,语调故作轻松而又平静:“我想你认错了人,但我没有认错,德古拉伯爵。感谢主让我不用大费周折去特兰西瓦尼亚拜访你。”

2.他一再称呼我Gabriel.

Gabriel是谁?

疑惑在心底一闪而过。这个名字似曾相识,或许主教布道时提起过,但礼拜时我向来只对他高高的帽子能否通过他身后的门感兴趣。

很快我回到现实。他一直在看着我,眼里有高傲,愤怒,甚至还有一点...无奈?月色下他深红的眸色太过醒目,我看不清其中的情感。
他是德古拉,你的寻找的目标。我提醒自己。
继续向前迈了一步,他的气息近在咫尺。"I am Van Helsing."我停了下来,“但是我认同你的说法,德古拉。这是也我的任务——”话音未落,我抬手拔出手枪向他身后开了枪,另一只手以最快的速度把涂了圣水的银桩刺向他心口的位置。

3.他向我发问,语气高傲而优雅。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
亲眼看着杀死吸血鬼最有效的利器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快速愈合,银色的月光覆上那处新生的皮肤略显苍白而又完美无缺。过度的惊讶让我暂时无暇思考其他,所幸压低的帽檐掩盖了一切偏离冷静的神情。片刻后我意识到,眼前的吸血鬼,不是黑夜里的怪物,而是黑夜本身。
双手紧握枪柄,我顺着他走来的方向移动后退,试图寻找他的弱点。或许因为事态进展超乎预想,我甚至没能听出他的话语中的一些蛛丝马迹所代表的含义。
“无论你来是想杀死我,还是另有蓄谋,不管你的想法是什么,我都必须阻止你。”


4.直到后背抵上冷硬的墙面,我明白我已无路可退。
主啊,请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做。我在心里默然祈祷。
动作间腰间的剑柄碰到了墙壁,让我想起它的存在。这把剑从我醒来那刻起就在身边,然而自始至终它更像一种象征性的装饰——我很少使用它。我的天才朋友发明了很多有用的工具,应付平时的任务绰绰有余。如今我才知晓自己目光短浅,因为我从未真正面临黑暗。
也许我应该,也只能相信一次直觉。
松手扔掉手枪,我抽出了腰间的剑。他亦举剑向我走来,剑刃锋芒流淌,仿佛能斩断月光。
“那么我也别无选择。”
我握紧剑柄快步向前迎上他的利刃。


5.我支撑着剑柄喘息,他的力量太过强大,而我几乎用筋疲力竭。他举着重剑向我走来,神态高高在上却又有隐约的哀恻。
我闭上眼等着他的剑刃落下,同时用尽最后的力气挥出我的剑,等待命运落骰决定赢家。
铁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在偌大的教堂异常清晰。我不可置信地睁眼——刚才他挥砍的方向不是我。
他低头看着穿过身体的剑,像一朵即将凋零的玫瑰缓缓倒下。这场景如此熟悉,恍惚间教堂恢复了几个世纪前的华美,阳光从天顶彩窗落下,他变成了金色的短发,穿着神圣的铠甲以同样的姿势缓缓倒下。他闪动宝石的光泽的湛蓝双眸看着我,他喊我Gabriel。
前世记忆排山倒海般涌来,我想起了过去,想起了那场不愿想起的战斗,想起了我叫Gabriel。
蓦地一切彩色从眼前逃离回忆破碎,教堂恢复了现实的颓芜阴冷。
不顾一切地我冲上前抱住他倒下的身体,徒劳地尝试止住伤口流出的血液,声线早已无法抑制颤抖:“是你?”


6.他点头回应了我,他是我曾经的挚友,他变成了吸血鬼,我杀死了他两次。
现实和回忆缠绕交织让我如坠寒冬。他美丽的深红色眼瞳不再被愤怒淹没,仍旧闪着宝石的光泽,我甚至能从其中看到他所见的美好幻景。“你不会下地狱的,Dracula,你不能去那里。”我恳求他不要离开,祈祷他能像之前那样恢复伤口,然而现实总是擅长打碎一切幻像,让醒来者更加撕心裂肺。流动的血液带走了他的气息,让原本就没有温度的身体愈加冰冷。有温热液体自脸颊流下,廊外的乌鸦不间断地寒鸣,似是恸哭。
我抬头看向天空,质问上帝为何要让命运如此弄人,为何要他的失误毁掉一个家族。
上帝缄默着,回以我苍白的月光。
蓦地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抑或是失望。
我摘下右手手指上刻着家族徽章的战利品戴上他的无名指——那本应是他的所有物。我低头亲吻他修长的指节喃喃低语。


“我想带你回天堂。”